地图
地图
文章目录
  1. good part

《艾伦图灵传》记录

首先吐槽一下李笑来的《把时间当作朋友》第三版,看的过程中感觉都不需要用脑子,全书看完没有惊艳到我的地方,个人认为,不符合豆瓣这么高分的评价,因为看完了就只有一个反应——哦。

good part

在《如谜的解谜者》第二章,写道,拉普拉斯在1795年总结到:“假如有一位强大的智者,他能综合所有驱动自然的力,以及施力物体的所有情况,并且能够分析所有这些数据,那么对他来说,就没有什么是不确定的。未来就会如同历史一样,展现在他的眼前。”拉普拉斯的观点是,没有任何事情是不确定的,也许它们看起来像是不确定的,那只是因为人类无法实现必要的测量手段。

但是爱丁顿却认为,物理上的“必然”和心理的“必然”没有联系,物理规则决定了你一定会怎样,但实际上却没有人觉得自己像被线牵着的木偶。他写道,“我的直觉是,并不存在一种能够决定未来的因素,秘密地隐藏在过去当中。”但是,他并不满足于保持“科学和直觉井水不犯河水”。因为他也无法否认,身体是服从物理规律的。于是他发问:“一堆普通的原子,是如何构成一个能思考的系统的?”(这个问题惊艳到我了!)

新兴的量子理论认为,一个事件是绝对不确定的。薛定谔的概率波和海森堡的不确定原理,使得爱丁顿认为,思维作用于实体,它也许可以决定那些不确定事件的结果。但是思维如何决定一个原子的波函数呢?但是量子论中并没有给出解释。于是最后爱丁顿认为,“我们有一种意识,能够决定大脑中一部分或者所有原子的行为。”

虽然最后没有什么确定的解释,但是这个问题的确是很有趣的,所以我记录下来,分享一下。

以上。

2015/5/9

 

赏杯咖啡吧
如果你并不富裕,请不要捐赠!
  • 微信扫一扫